首页 X心生活 Z哇生活 O级生活 F漂生活
主页 > X心生活 >2019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

2019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2019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发布 2019 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展现仇恨记者如何演变成暴力行为,加深记者的恐惧。提供安全环境让记者能无顾之忧工作的国家持续下降,集权政权正持续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都会针对 180 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产业状况进行评估,发表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最新报告显示大环境已开始笼罩在极度恐惧的气氛之中,对安全的报导环境造成危害。许多国家的政治领袖对记者怀抱敌意,引发日益严重、频繁的暴力行为,使记者面临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危险。

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表示:「如果政治辩论于明于暗都走向内战式的氛围,把记者当代罪羔羊,民主将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他说:「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取得各种自由,对所有立意良善并重视这些自由的人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停止这种恐惧、恐吓的循环。」

挪威在 2019 年的指数中排名第一,连续三年蝉联冠军。芬兰(上升 2 名)取代荷兰(下跌 1 名至第 4 名)排名第二;荷兰有两名报导组织犯罪的记者必须永久在警察保护下生活。瑞典的网路骚扰情形增多,导致该国下跌一名来到第三名。非洲的衣索比亚(上升 40 名到第 110 名)和甘比亚(上升 30 名到第 92 名)排名较去年大幅提升。

许多威权政权的名次都有所下跌。其中委内瑞拉(下跌 5 名至第 148 名)的记者遭保安警力逮捕、暴力相向,俄罗斯(下跌 1 名至第 149 名)政府利用逮捕、任意搜查和严刑峻法等手段对独立媒体和网路加强施压。排名倒数的越南(第 176 位)和中国(第 177 位)均退步一个名次。儘管厄利垂亚(第 178 位)与邻国衣索比亚握手言和,今年仍再次拿下倒数第三名。土库曼(下跌 2 名至第 180 名)则取代北韩(上升 1 名至第 179 名)敬陪末座。

在 180 个国家和地区中,去年有 26%被归类为「状况良好」(新闻自由地图上白色区域)或「状况尚可」(黄色区域),今年只有 24%。除了川普的发言之外,美国(第 48 名)的整体环境也越来越恶劣,在今年的排名中下跌三名,该国的媒体环境现在被归类为「问题显着」(橘色)。美国记者收到死亡威胁、向私人保全公司寻求保护的频率来到新高。如今仇恨媒体的情形严重到一名男子在 2018 年 6 月走进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首都报》办公室开枪,杀死四名记者和一名报社员工。枪手在採取行动前,曾在社群网络一再表达对该报的恨意。

2019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各种威胁、侮辱、攻击现已成为许多国家记者「职业公害」的一部分。印度(下跌 2 名至第 140 名)的网路骚扰运动将批评印度民族主义的人贴上「反印度」的标籤,该国 2018 年有六名记者遭到杀害。巴西(下跌 3 名至第 105 名)大选竞选活动开跑后,媒体变成波索纳洛支持者在真实生以及网路世界的攻击目标。

调查记者的勇气

在这种对记者普遍充满敌意的环境中,记者需要有勇气才能继续调查贪污、逃税或组织犯罪的情形。义大利(上升 2 名至第 43 名)内政部长暨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在遭记者萨维亚诺批评后,表示可能会撤回对他的警察保护。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记者和媒体普遍受到越来越多司法骚扰,其中包括阿尔及利亚(下跌 5 名至第 141 名)和克罗埃西亚(上升 5 名至第 64 名)。

以法国和马尔他(下跌 12 名至第 77 名)为例,滥用司法程序可能是故意用来耗尽调查记者财政资源,让他们封口的手段。滥用司法程序也可能导致记者入狱;波兰(下跌 1 名至第 59 名)《选举日报》的记者报导了执政党党魁和问题工程之间的关联,可能遭判刑入狱,保加利亚(第 11 名)的两名记者在花了数个月的时间调查欧盟资金如何被挪用后遭捕。

除了法律诉讼和各种起诉之外,每次调查记者揭发弊案时,都有可能成为其他各种骚扰的目标。塞尔维亚(下跌 14 名至第 90 名)一名记者的家遭人纵火,而马尔他、斯洛伐克(下跌 8 名至第 35 名)、墨西哥(下跌 3 名至第 144 名)和迦纳(下跌 4 名至第 27 名)都传出记者遇害的事件。

记者激怒当局后遭受迫害的暴力程度似乎已经没有底线。去年 10 月,沙乌地阿拉伯专栏作家哈绍吉在伊斯坦堡的沙国领事馆遭到残酷杀害,此案向沙国(下跌 3 名至第 172 名)境内外的记者发出令人不寒而慄的讯息。该地区许多记者都因害怕生命遭受威胁而进行自我审查,或乾脆停止写作。

理应表现较佳的地区退步最多

在全球所有地区里面,美洲(北美和南美)在限制、违反新闻自由程度的区域评分退步最多(掉了 3.6%)。这不只是因为美国、巴西、委内瑞拉表现不佳,尼加拉瓜(第 114 名)退步 24 名,是 2019 年退步最多的国家之一。

尼加拉瓜记者在报导反对总统奥蒂嘉政府的抗议活动后被当成抗议者,经常遭受肢体攻击。许多记者被迫逃到国外,以免被以恐怖主义罪名判刑入狱。西半球也有世界上最多记者丧命的国家之一:2018 年墨西哥至少有 10 名记者遇害。罗培兹欧布拉多出任总统后,政府和媒体之间的紧张关係稍有缓和。但当地记者遭受暴力的事件层出不穷,杀害记者的兇手也未受到惩罚,促使无国界记者组织在 3 月向国际刑事法院报告此情形。

欧盟与巴尔干半岛在限制、违反新闻自由程度的区域评分退步第二多(掉了 1.7%)。该地区仍是最尊重新闻自由的地区,原则上也是最安全的区域,但当地记者仍面临严重威胁:马尔他、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第 111 名)记者遭到谋杀;塞尔维亚和蒙特内哥罗(下跌 1 名至第 104 名)记者遭受言语和肢体攻击;法国记者则在黄背心抗议活动期间遭受前所未有的暴力。许多电视台工作人员不敢在没有保镖陪同的情况下报导黄背心抗议活动,其他人则遮住自家频道的标誌。许多记者也遭到公然侮辱。

匈牙利(下跌 14 名至第 87 名)总理奥班所属的青年民主党官员持续拒绝和非友好该党媒体的记者说话。波兰的国有媒体已沦为政治宣传工具,越来越习惯骚扰记者。

虽然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区域评分退步较少,但对记者来说,该地区仍是最辛苦也最危险的地区。儘管叙利亚(第 174 名)2018 年遇害的记者人数略有下降,但当地对媒体从业人员来说仍然非常危险,叶门也是如此(下跌 1 名至第 168 名)。

除了像利比亚(第 162 名)这样的战争和重大危机之外,该地区记者面临的另一个主要威胁就是任意逮捕和监禁。伊朗(下跌 6 名至第 170 名)是世界上拘禁最多记者的国家之一。目前仍有数十名记者被拘留在沙乌地阿拉伯、埃及(下跌 2 名至第 163 名)和巴林(下跌 1 名至第 167 名),其中许多人未受审。受审的记者则常如在摩洛哥(第 135 名)一样,遇到诉讼程序被无止尽拖延的情形。该区的现况令人沮丧但仍有例外,突尼西亚(上升 15 名至第 97 名)违反新闻自由的次数大幅下降。

在 2019 年的报告中,非洲的区域评分退步最少,但一些排名变动最大的国家也出现在非洲。衣索比亚(第 110 名)新政府走马上任后释放所有拘留中的记者,一口气跳升 40 名。甘比亚(上升 30 名至第 92 名)也拜新政府之赐,成为今年排名跃升最多的国家之一。但不是每个新政府都对记者有利。坦尚尼亚(下跌 25 名至第 118 名)总统马古富利 2015 年上任后,媒体遭受前所未见的攻击。

茅利塔尼亚(下跌 22 名至第 94 名)的名次也大幅下跌,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因为部落客马凯提 (Mohamed Cheikh Ould Mohamed Mkhaitir) 原先因叛教被判处死刑,一年多前改判有期徒刑时就应获释,但他目前仍遭关押在与外界隔绝的不明处所。

在这个对比强烈的大陆,某些国家的恶况依然不见好转:刚果民主共和国(第 154 名)再次成为无国界记者组织记录中违反新闻自由次数最多的国家,索马利亚(第 164 名)仍是非洲最多记者丧命的国家。

虽然东欧和中亚地区许多国家国内出现各种亮眼的改变,而且区域评分略有改善,但此地的区域排名仍和多年来一样,位于倒数第二。用于计算分数的各项指标有进有退,恶化最严重的是法律架构指标。该地区一半以上的国家排名仍接近或低于 150。该区恶名昭彰的俄罗斯和土耳其继续迫害独立媒体。

土耳其关押的职业记者人数全球最多,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记者因报导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而被起诉的国家。在这个严重僵化的地区,少数几个排名上升的国家值得一提。乌兹别克(上升 5 名至第 160 名)释放所有在强人卡立莫夫执政时期入狱的记者后,已不再被标为黑色(「状况恶劣」)区域。亚美尼亚(上升 19 名至第 61 名)的「天鹅绒革命」使政府放宽对国有广电的控制。由于这是指数报告里变动较多的一部分,使其排名上升幅度更剧烈。

亚太地区持续展现出新闻产业长期以来面对的所有问题,如极权主义的宣传、审查、恐吓、肢体暴力和网路骚扰,并且在区域评分几乎不变的情况下,排名维持倒数第三。阿富汗(第 121 名)、印度、巴基斯坦(下跌 3 名至第 142 名)遇害记者的人数极高。不实资讯也成为该地区的一大问题。

在缅甸社群网站被操纵的情况之下,反罗兴亚的仇恨讯息变得司空见惯;两名路透社记者因试图调查罗兴亚种族屠杀而被判处七年徒刑,也被当成没什幺大不了的事。在中国日渐增长的影响力之下,审查制度正往新加坡(第 151 名)和柬埔寨(下跌 1 名至第 143 名)蔓延。在这个艰难的环境中,马来西亚(第 123 名)和马尔地夫(第 98 名)的排名上升 22 名,突显政治变革不但能够大举改变记者的工作环境,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也能直接影响新闻自由。

自 2002 年起,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都会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为 180 国及地区的媒体自由度评分排名。评估内容包括多元化的程度、媒体独立性、媒体环境和自我审查、法律架构、透明度以及製作新闻、传递资讯的基础设施品质。政府政策不在评量範围内。

全球指标和区域指标是依据每个国家得到的分数计算而得。世界各地的专家完成一份以 20 种语言进行的问卷调查,并辅以质性分析,以此计算出各国的国家评分。评分的评量项目包括限制和违背新闻自由的情形,因此该项目分数越高就表示情况越差。由于各界越来越注重这份报告,它是一种极为有用的倡议工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